激光喷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激光喷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别回头我在你背后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09:14 阅读: 来源:激光喷码机厂家

这是一条少为人知的老路,你就在这条路上走着。

路上除了你,再没有其他人了。

你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,只知道距离路的尽头还有很远很远。前方没有一丝的灯光,你甚至看不清自己摆动着的胳膊是不是你自己的。

你不自觉的望了望前方,什么都没有,除了黑。黑的令人窒息。

你接着抬头看了看天上,天上也是什么都没有。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。

这条路死一般的可怕,死一般的寂静,静到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这条路上如果还有声音的话,那也只剩下你的脚步声,心跳声,呼吸声,胳膊的摆动声。

只是,不能确定的是,除了心跳声是你自己的外,其他的声音,是不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。

你就在这条路上不停地走着。

你听到了树叶沙沙地响声。

你以为是起风了,可是你什么都没有感觉的到。

接着,几声哑、哑、哑的声音从你的头顶传来,你还听到了煽动翅膀的声音。你确信,那是乌鸦的叫声。

你的突然到来,惊醒了它们沉睡的梦。

可是,你看不见它们,你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在臆想。

那么,它们真的是乌鸦吗?

你没想那么多,继续走着自己的路。你走过了那几棵苍老的树,乌鸦的声音渐渐地淡了,听不见了。

夜,再次静的可怕。

这个时候,你好像听到了身后有人在叫你。于是,你习惯性的回头朝后看了看,可是你发现身后除了黑,无边无际的黑之外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你以为自己听错了,是自己在这种场景下产生了幻觉。

你开始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你的心跳声也跟着慢慢的加快。

可是,你又听到了有人叫你的名字,还是刚才那个声音,还是来自你的身后。

这次,你已经不敢回头了。你的头注视着前方,虽然前方什么都看不见。你的脚步声也跟着越来越快,几乎已经变成了跑。

你终于还是走累了,你开始放慢了自己的脚步。又变成了你刚开始踏上这条老路时候的步伐,只是你的额头如雨。

接下来,你再没有听到树叶沙沙地响声,也没有听到乌鸦煽动翅膀并且发出哑、哑、哑的声音,也没有听到那不知道是谁在呼喊你名字的声音。

甚至你连自己的脚步声、心跳声、呼吸声都开始感觉不到了。

你的大脑已经放空。过了好久,你才找回一点真实的自己。

你以为一切都过去了,一切都没事了。却突然,你感觉到背后有人,在你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。

你脸上的汗水滴落到了破土里,还能听到每一滴汗水啪、啪的声音。

你胆怯的回了回头,你一边回头,一边祈祷着身后什么都没有。

如你所愿,你的身后一片的漆黑,除了黑,还是黑。

你以为是自己紧张,导致的神经错觉。定了定神,又开始朝着前方的路走去。

你刚走了不到十步,又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像是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,貌似分量比上次的还要再重一些。

你再也不敢回头朝后看了,连朝前走路你都不敢了。

你愣在了那里。

李华每天早上都喜欢到赵老头的早餐铺子里吃上两个热乎乎的包子,喝上一杯暖暖的豆浆。

赵老头的早餐铺很小,只有零零碎碎的三五张桌子,杂乱无章的摆放在屋子里。

早餐铺的门口,横放着一张稍微长一些的桌子,不过矮矮的。桌子上铺着一层油布,油布很宽,已经遮盖住了桌子的前沿。油布上面摆放着各种类型的包子,包子的左边是豆浆,八宝粥一类。

遮盖着桌子前沿的油布上写着:韭菜包子3元5个,猪肉白菜包子1元1个,诸如此类,不再一一列举。

这条油布已泛黄,看的出,应该已经有了好几个年头。

赵老头正在桌子前吆喝着他的生意。

赵老头看上去有五十多岁,逢人就是一脸谦卑的笑容。

赵老头的这家早餐铺开了多久,已经无从知晓。只知道,李华三年前从遥远的家乡来到这里的时候,赵老头的这家店就已经在这里,屋檐上,桌布上那个时候就已经布满了油烟,已经泛黄。

李华三年来,从第一次吃到赵老头家的包子之后,不管风天雨天,到这里吃上两个包子,喝上一杯豆浆,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。三年来,从未断过。

赵老头家的包子,确实好吃。所以,虽然他的店铺很小,顾客却很多,每天屋子里都挤得满满的,生意倒也不错。

李华在这个小镇上谈了一个女朋友,女孩儿的名字叫刘芳。

刘芳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,李华很喜欢她。

刘芳的家就在这个镇子郊外的一个村子,这里有着她十八年的记忆。

刘芳就在李华所在的公司不远处的另一家公司上班。

只要李华下班早,就会骑着刘芳的自行车,载着刘芳,送她回家。

等把刘芳送到家门口的附近,李华就不再往里面送了。刘芳的父母不知道她在镇子上谈了个男朋友。

李华看着刘芳独立骑着车子回家,他一个人徒步返回,李华住在镇子上。

从刘芳家的村子到镇子上,有一段的距离,李华为了节省时间,喜欢抄近路返回。

这条近路,就是本文一开始提起的那条少为人知的老路。

这条路很偏,所以白天都很少有人走,更别说是漆黑的夜晚。

这天,李华把刘芳送到村口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的时间了。李华为了赶时间早一点回去,选择了走这条比较偏的土路。

刘芳之前告诉过李华:“华子,路那么远,你骑我的车子回去吧!”

李华说:“我骑了你的车子回去,第二天早上,你就要走路去上班,我舍不得让你走路。”

“那你把你那辆车也骑来,你骑一辆,我骑一辆。”

李华又说:“我喜欢你坐着后座,搂着我的腰,被我载着的感觉。”

这是一条几经沧桑的老路,李华就在这条路上走着。

这条路很苍老,路上的每一抔黄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,只是这些故事现代人已经无从知晓。

天上有着几处的星星,它们在注视着这条老路,注视着李华。这条路上除了李华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人。

这几颗星星开始低声细语,交头接耳,它们好像在议论着李华,不过李华并没有发觉,他没有朝天上看。正在看这个故事的我们也没有发觉,因为我们不在那条老路上,我们在那条老路之外,其他的任何地方。

李华走过了一个村子,离他所居住的镇子近了一步。

李华又走过了一个村子,离他所居住的镇子又近了一步。李华在路过这个村子的时候,还听到了几声狗吠。一开始是一条狗在叫,接着,三条,五条,很多条狗一起叫了起来。

李华除了听到狗吠之外,还听到了村子里有人开门的声音,那应该是有人从床上起来,走出了屋子,走出了院子,走到了门口的街道上。

12下一页

程力保鲜车餐车

锐凌LUGB夹持式涡街流量计价格涡街流量计一体化智能涡街流量计

汉中风力发电200大弯头生产配方要求

建筑预制构件生产线公路小型预制构件生产线

福田单面led屏电子屏广告车价钱便宜出售

多功能雾炮抑尘车生产厂家电动雾炮喷洒车

经验潍坊污水净化HDPE渗水管选择方法

小型穿管机墙上水平钻孔大长度

嘉兴市海盐县水管查漏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