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光喷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激光喷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河南包工头欠下工友2万元工钱15年后寻债主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17:16:28 阅读: 来源:激光喷码机厂家

河南包工头欠下工友2万元工钱 15年后寻"债主"

原标题:河南包工头欠下工友2万元工钱 15年后踏上还钱之旅

收到陈武现(右)还来的钱,胡书堂说,这下可以治腿病了。

15年前欠的工钱在本上记得清清楚楚

陈武现的母亲冬天住在简陋的地下室里

君子还钱 十五年不晚

汝阳县包工头陈武现23岁那年欠下工友19000多元工钱

他打零工、卖水果攒够了钱,现请大河报帮他寻找“债主”

阅读提示 | “这是一份迟来的道歉,因本人年轻失误及管理不善,创业失败,使得你们的工资当时无法按时结算……”这是现年38岁汝阳县小店镇赵村村民陈武现写的道歉信的内容。从今年1月6日,他就开始到处找寻自己15年前所欠工钱的60多名工友,他想把这19982.6元归还给他们。

“这么多年,这些钱在我心里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压在心里沉甸甸的。”1月12日上午9时许,陈武现踏上了还钱之旅。

还钱:能还上这笔钱,心里的石头落地了

在还钱的路上,陈武现说,能还上这笔钱,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,自己也可以抬起头来:“这15年来,始终被这笔债压得喘不过气,但是我承诺过这笔钱一定还上。”

昨日上午,陈武现准备先到工友马某家。陈武现从自家门前经过,如果不是他指出来,没人会知道这样的房子还能住人。这是一座没有封顶的二层小楼,红砖砌的墙,连门都没有,靠近大门的位置,用青砖垒起了一圈齐人腰高的围墙,中间位置留着一个出口,用石棉瓦挡着。陈武现有些不好意思:“暂时没钱了,只能先凑合着,家穷倒也不招贼。”

听到门口有声响,一个穿着深色棉衣、皮肤黝黑的女人颤巍巍从地下室破损的门槛里迈步出来,看到我们后,微微咧嘴笑了一下,露出几颗牙。她就是陈武现的母亲,她的耳朵有些背。

举家还债,陈武现这样的行为得到了家人的支持。陈武现的母亲说“今天看到了小马他爹了,我跟他说你回来还钱了,等会儿他就来了。”说话间,马的父亲来了,看到了陈武现,他似乎并无太多意外。

“我看着他长大,这孩子一直可老实。遇着难处了,咱帮不了一把,不能再硬催他啊。”马某的父亲说,自家的两个儿子当年都跟着陈武现在外干活,这么多年也都没再想着他能还上这笔钱。大儿子当年的工钱是142元,小儿子605元。现在两个儿子都在外务工还没有回来,一周前左右就接到了陈武现的电话说是要把这笔钱还上,“怪高兴的”。

在路上,陈武现说,能还上这笔钱,自己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,也可以抬起头来:“这15年来,始终被这笔债压得喘不过气,但是我承诺过这笔钱我一定还上。”

在工友胡书堂家里。陈武现打开随身的包,里面是厚厚的信封,每一个信封上面都有名字和欠款等详细信息。陈武现说,按照村子里的辈分排,胡书堂还算是自己的叔叔。“还啥钱?”胡书堂愣住了,随后想起来15年前自己曾跟着陈武现在城里干过活。“多久了,还说这干啥。”胡书堂推辞着,但是陈武现硬是将装着500元的信封塞到他手中,并让胡书堂当面点清楚。

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当年跟着他一起干活的、今年已经57岁的胡金柱。胡金柱说,自己在农闲时候跟着别人干过活儿,有一些人欠了工钱,他们甚至找到了家里,还要去堵门,但对于陈武现他们始终相信,“有能力偿还,他肯定不会赖”。

回忆:

负责人消失,两万多元工资只能一个人扛

开始的前几年,工友在村里看到陈武现时还会催着还钱。“遇到家里着急用钱的,俺爹娘就把家里的粮食卖掉一部分,先让他们急用。”陈武现说,那一段时间自己都觉得抬不起来头。

1999年,23岁的陈武现承包了洛阳市三个工地的工程,手下有近百名农民工。陈武现说这些人都算自己的亲戚,一般都是自己乡亲或者邻村朋友的朋友介绍来的。

临近年关,工程方面的负责人忽然消失了。一下子两万多元的工友工资全落到了陈武现的肩上。

“可以说是走投无路。但是这笔钱我一定不会赖。”陈武现说,自己把每一笔账目都做了详细登记的,又匆匆地开始了新的工作。

开始的前几年,工友在村里看到陈武现时还会催着还钱。“遇到家里着急用钱的,俺爹娘就把家里的粮食卖掉一部分,先让他们急用。”陈武现说,那一段时间自己都觉得抬不起来头,不敢回家也不想回家。就在陈武现最窘迫的时候,他的父亲去世了,想把父亲的后事办得风光一点,但没钱,更觉得自己“很没用”。

在父亲去世很长一段时间,陈武现可以说是破罐破摔,“那段时间很失败,不断地创业不断地赔钱。也无法从那样的状况里走出来。”

2004年至2006年,陈武现打过工,到工地干过活,贷款包车做过运输,还在街头卖过茶叶、水果、雨衣等维持生计。“最少的欠了人家有50多元,最多的是900多元。”陈武现说,“先还了谁的都不对,先还了谁的,都是事儿,会让其他人心里疙疙瘩瘩的,我这几年就是在凑齐这些钱,就等着这一天,把大家的钱都还清。”

求助:

希望大河报帮忙找到当年工友

“我也被人欠过钱,知道被人欠钱的感受。我不仅要把钱还上,更是在还自己的良心债。”陈武现说,现在正在发动身边的人,寻找当年的工友。

1月6日,陈武现回到老家把账本翻出,按照当年留下的工友残缺的信息进行查找,打算将这些钱一笔一笔亲手送回他们手里。

昨日从陈武现家里走出来的时候,陈武现的母亲叮嘱:“你再回来记着给我的床换换,咱家的床太瞎了。”

陈武现说这么多年,尽管举家支持自己还钱,他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爸妈,虽然也将母亲接到城里租的房子住过,但是母亲始终无法适应城市生活,又回到了老家。“这次把钱都还上,我就好好把家里修整一下,让我娘住得美。”陈武现说。

“我也被人欠过钱,知道被人欠钱的感受。我不仅要把钱还上,更是在还自己的良心债。”陈武现说,现在正在发动身边的人,寻找当年的工友,希望把这些钱送到他们的手里。“我一定要在这个春节前,把他们找到,把当年的工资还上,得到他们的原谅。”

陈武现希望大河报帮忙,帮他找找当年的工友,并提供了一些信息:1998年开建的龙鳞路口岸四号楼,1998年开建的南村花园小区504号楼,1999年开建的首阳山电厂家属院21号楼。如果你当年曾经跟着陈武现干过活的话,可以与他联系,联系方式:18837920686。

截至发稿时,陈武现60名工友,已经还上11个:其中汝阳县胡村4个、赵村2个,平顶山汝州苗庄5个。

西安液化气储罐

南京今年流行服饰

河南进口零食批发

成都木苗